图片 1

物联网

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科技创新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

1 4月 , 2020  

2月24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十二五”科技改革和创新发展新闻发布会,邀请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介绍我国科技改革和发展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近年来,我国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促进传统动能改造提升。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
在2月24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介绍,我国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战略高技术贴近民生进入市场,创造新市场新消费。“十二五”以来,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已由50.9%增加到55.1%,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正步入跟跑、并跑、领跑“三跑并存”的历史新阶段。图片 1
科技支撑引领作用强化
“科技创新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促进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凤凰涅槃。”万钢举例说,国产首架大飞机C919成功总装下线,ARJ支线飞机成功实现商业运营;新一代高速铁路技术世界领先,高铁里程占世界总量60%以上;第三代先进压水堆国内外首堆开工建设,第四代先进核能技术高温气冷堆商业化示范进展顺利;2015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超过37万辆,累计保有量达49.7万辆,居世界第一;“数控一代”面向16个地方以及纺织、印刷等行业开展应用示范。
“以往总有人问,载人航天、卫星等和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万钢对这个问题作了特别介绍:风云卫星服务于全世界气候预报,高分系列卫星成功发射,在国土普查、环境监测等18个行业1100多家单位得到应用;北斗导航系统广泛应用,形成1000多亿元产值;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获得六连冠,在生物医药等领域应用取得显着效益;第四代移动通信TD-LTE形成完整产业链,用户超过2.7亿;超算、四代移动通信、中国宽带、智能终端为新一代互联网奠定基础,形成了日益壮大的产业和消费市场。
近年来,我国区域创新更加活跃,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日益完善。据万钢介绍,我国创新型省份、创新型城市建设试点初见成效,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深入推进,北京、上海加快建设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11家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146家国家高新区成为区域创新创业的核心载体,与498家众创空间,603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共同形成接续有序的创业服务链条和良好的创新生态,吸引了成千上万青年人创业创新,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万钢说。
科技资源配置方式转变
“全社会科技资源配置方式已经发生重大变化。”万钢说,“十二五”期间,全社会研发支出预计达到14300亿元,其中企业支出超过77%。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首批创投子基金,16个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增加科技贷款超过1.2万亿元。高新技术企业税收减免和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创新支持政策的带动和放大效应正在凸显。比如,与2011年相比,2014年高新技术企业减免税增加2.5%,带动纳税额增加15%,促进业务收入增加12%,8万家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1万亿元。
万钢介绍,我国科技计划管理改革也取得重要突破。比如,围绕解决资源“碎片化”和聚焦战略目标不够的问题,扎实推进计划优化整合,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成立特邀咨评委,改建专业机构,“全程嵌入式”监督和评估体系正在形成。我国启动实施重点研发计划,发布试点专项和2016年重点专项申报指南,创新项目形成机制,实现从基础研究到示范应用“全链条一体化”的部署。
“过去技术交易基本上都是企业之间的交易,而这5年,高校、科研院所为企业提供的服务明显增长。”万钢说,2015年高校院所对于企业的科技成果转让较2011年提高了120%。据了解,我国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在下放成果处置收益权、强化对人的激励、完善考核评价体系、加强技术交易服务、促进成果信息公开等方面实现重大突破。
万钢透露:“最近,我们正在研究制定实施成果转化法的若干规定,对成果转移转化中尽职免责、离岗创业、成果收益、技术市场和科技服务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这一政策即将发布实施,将极大地激励科研人员开展成果转移转化的热情。”
“我国的人才发展环境也进一步优化。近5年回国人才超过110万,是前30年回国人数的3倍。青年人才快速成长,成为科研主力军和生力军。”万钢说。
完善机制吸引基础研究投入
“基础研究、前沿探索是一个国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关键。”万钢说,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杰出人才和重大成果不断涌现。我国国际论文发表量稳居世界第二,被引次数逐年上升到世界第四,2015年在材料等7个领域升至第二。
据介绍,2015年中央预算中的科学技术支出约2500亿元,其中用于基础研究的约480亿元,占比18.5%,而美国新的财政预算中基础研究占比约22%。“跟美国、欧洲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全社会研发投入,特别是企业对于基础研究的投入还比较少。但我国企业正逐步感受到自身原始创新能力的提升要依靠基础研究的投入。比如,华为去年投入到研发上的经费大概400多亿元,其中有近12%投于基础研究。”万钢说。
“投入基础研究首先要完善支持基础研究的体制机制。”万钢表示,在新的科技计划体系中,将加强面上的研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支持科技工作者的自由探索;同时,聚焦重大需求,重点研发计划对面向未来的量子通讯、生命科学、干细胞、环境保护等方面基础研究进行重点支持;此外,在“全链条一体化”的设计中,重点研发计划在支持经济社会产业领域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时,也统筹考虑基础研究。

原标题:科技部部长谈“四个关键词”
“十二五”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出系列重大部署,改革举措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2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科技部部长万钢就我国科技发展与中外媒体展开交流。记者注意到,“科技与经济”“基础研究”“科技体制改革”“创新创业”成为本场发布会的关键词。
科技创新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支撑
万钢表示,经过近5年的努力,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着增强,步入“三跑并存”的历史新阶段,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
“从发展方面看,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促进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凤凰涅槃。”万钢说,科技创新支撑产业转型升级,重大科技项目形成新产能。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0.9%增加到55.1%。国产首架大飞机C919成功总装下线,ARJ支线飞机成功实现商业运营;新一代高速铁路技术世界领先,高铁里程占世界总量60%以上,进军海外市场。
“以往总有人问,我们的载人航天、卫星和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今天特别给大家介绍一下。”万钢举例道,高分系列卫星成功发射,在国土普查、环境监测等18个行业1100多家单位得到应用。比如发生水灾了,我们就用高分卫星判断水的流势对作物的影响;还有北斗导航广泛应用,已经有200多个不同产品应用在渔船、汽车上,形成产值已有1000多亿元。
在谈到基础研究时,万钢强调,中国科学家正在为人类知识创新作出更大贡献:屠呦呦成为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潘建伟团队的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态研究位列2015年国际物理学十大年度突破之首、王贻芳荣获基础物理学突破奖。“基础研究、前沿探索是一个国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关键。这些年来,我们尽可能地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万钢表示。
科技体制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
“十二五”以来,围绕资源配置、科技计划管理改革、科技成果转化和人才评价等方面,中央系统推进科技体制改革,万钢从四个方面总结了科技体制改革的成果。
全社会科技资源配置方式发生重大变化。全社会研发支出预计达到14300亿元,其中企业支出超过77%。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首批创投子基金,16个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增加科技贷款超过1.2万亿元。高新技术企业税收减免和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创新支持政策的带动和放大效应正在凸显。
科技计划管理改革取得重要突破。围绕解决资源配置“碎片化”和聚焦战略目标不够的问题,扎实推进计划优化整合,建立形成“一个平台,三根支柱”的计划管理新框架。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把过去管理科研经费的30多个部门联合起来成立联席会议制度,专业机构负责项目管理,“全程嵌入式”监督和评估体系正在形成。
人才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院士制度改革有序推进,进一步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人才计划有力促进高端人才引进和培养,近5年回国人才超过110万人,是前30年回国人数的3倍。
破除科技成果转化制度障碍。2015年10月1日发布实施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在下放成果处置收益权、强化对人的激励、完善考核评价体系等方面实现重大突破。“最近我们正在制定实施成果转化法的若干规定,对成果转移转化中的尽职免责、离岗创业、成果收益、技术市场和科技服务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使科技成果转化法落到实处。这一政策即将发布实施,将极大激励科研人员开展成果转移转化的热情。”万钢说。
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更加完备
“目前区域创新更加活跃,形成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创新型省份、创新型城市建设试点初见成效,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深入推进。”万钢说,11家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146家国家高新区成为区域创新创业的核心载体,和498家众创空间、603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共同形成接续有序的创业服务链条和良好的创新生态,吸引了成千上万青年人创业创新。
2015年,中央发布文件支持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此,万钢表示科技部在2016年要进一步加大对众创空间的扶持力度。首先在电子信息、生物技术、现代农业、高端装备、新能源等重点领域,针对产业需求建设众创空间;要鼓励龙头骨干企业围绕主营业务方向开放市场资源、装备资源,包括销售和采购资源,和中小微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以及广大创客共同创新创业;支持科研院所、高校围绕优势专业领域建设众创空间,开放科技资源、设备,带领青年人创新创业。要在国家高新区、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一批围绕众创的平台。“赛马场上选骏马、市场对接配资源”,万钢用了一个形象的说法来鼓励青年人创新创业要敢于面对资本市场、商品市场和服务市场,“我们要把青年人创新创业的激情、潜力激发出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发展永无止境,改革未有穷期。”万钢最后表示,2016年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要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为引领型发展提供强大动能。

万钢介绍,“十二五”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作出系列重大部署,中央和国务院数十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科技创新,改革举措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影响之深前所未有。经过近5年的努力,重大成果和顶尖人才不断涌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科技创新能力显著增强,步入“三跑并存”的历史新阶段,科技创新为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增添经济发展新动能提供了强大支撑。

从发展方面看,科技创新加速突破应用,正在推动新动能不断成长、化蛹成蝶,促进传统动能改造提升、凤凰涅槃。

一是科技创新支撑产业转型升级,重大科技项目形成新产能。科技进步贡献率由50.9%增加到55.1%。国产首架大飞机C919成功总装下线,ARJ支线飞机成功实现商业运营。新一代高速铁路技术世界领先,高铁里程占世界总量60%以上,进军海外市场。第三代先进压水堆国内外首堆开工建设,第四代先进核能技术高温气冷堆商业化示范进展顺利。2015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超过37万辆,累计保有量达49.7万辆,居世界第一。“数控一代”面向16个地方以及纺织、印刷等行业开展应用示范,成果包已在各行业、各地区推广。二是战略高技术贴近民生进入市场,创造新市场新消费。高分系列卫星成功发射,在国土普查、环境监测等18个行业1100多家单位得到应用。北斗导航广泛应用,已经有200多个不同产品,应用在渔船、汽车,甚至应用于快递送货的自行车上,形成产值已达1000多亿。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蝉联六连冠,在食物医药、地震模拟计算、工程计算、城市大数据的应用上面都取得了显著效益。第四代移动通信TD-LTE已经形成一个完整产业链,用户超过2.7亿。超算、四代移动通信、中国宽带、智能终端为新一代互联网奠定基础,形成了日益壮大的产业和消费市场。三是基础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杰出人才和重大成果不断涌现。屠呦呦成为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潘建伟团队的多自由度量子隐形传输位列2015年国际物理学十大年度突破之首。王贻芳研究员荣获基础物理学突破奖。量子反常霍尔效应、铁基高温超导、中微子振荡、CiPS干细胞等成果提升了我国科学研究的国际影响力。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等大科学装置建设取得重要进展,暗物质探测卫星“悟空”成功升空。国际论文发表量稳居世界第二,被引用的次数逐年上升到第四位,尤其去年在材料科学等七个领域中升至第二。中国科学家正在为人类知识创新做出更大贡献。四是区域创新更加活跃,形成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创新型省份、创新型城市建设试点初见成效,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深入推进,北京、上海加快建设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加快推进,11家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146家国家高新区成为区域创新创业的核心载体和增长级,和498家众创空间、603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共同形成接续有序的创业服务链条和良好的创新生态,吸引了成千上万青年人创业创新,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改革方面看,“十二五”以来,围绕资源配置、计划管理改革、科技成果转化和人才评价等方面,中央系统推进科技体制改革,重大举措取得突破性进展。一是全社会科技资源配置方式发生重大变化。全社会研发支出预计达到14300亿元,其中企业支出超过77%。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设立首批创投子基金,16个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地区增加科技贷款超过1.2万亿。高新技术企业税收减免和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创新支持政策的带动和放大效应正在凸显。与2011年相比,2014年高新技术企业减免税增加2.5%,带动纳税额增加15%,促进8万家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加12%,达到了21万亿。从这个角度看起来,调整科技投入的结构,支持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能够促进新动能的增长,产生新的增长点。

二是科技管理改革取得重要的突破。正因为全社会对科技的投入增加了,中央财政经费就可以更多地聚焦到基础研究、战略前沿、社会公益和重大项目等方面。围绕着解决资源配置“碎片化”和聚焦战略目标不够的问题,扎实推进计划优化整合,形成“一个平台”,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把过去管理科研经费的30多个部门联合起来成立联席会议制度,专业机构负责项目管理,“全程嵌入式”监督和评估体系正在形成。重点研发计划正式启动,发布了2016年重点专项申报指南,创新项目形成机制,实现从基础研究到示范应用“全链条一体化”的部署。科技资源进一步开放共享,科技报告制度逐步完善。三是破除科技成果转化制度障碍。修订《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去年10月1日发布实施,在下放成果处置收益权、强化对人的激励、完善考核评价体系、加强技术交易服务、促进成果信息公开等方面实现重大突破。最近我们正在制定实施成果转化法的若干规定,对成果转移转化中的尽职免责、离岗创业、成果收益、技术市场和科技服务等方面作出制度安排,使科技成果转化法落到实处。这一政策即将发布实施,将极大激励科研成员开展成果转移转化的热情。

四是人才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院士制度改革有序推进,进一步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人才计划有力促进高端人才引进和培养,近5年回国人才超过110万,是前30年回国人数的3倍。青年人才快速成长,成为科研主力军和生力军,科研人员的年轻化取得很大进步,人才使用、培养和激励机制不断完善,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的局面正在形成。

有记者问道,中国今后是否会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比例?万钢表示,基础研究、前沿探索是一个国家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关键。这些年来,我们在尽可能地提高基础研究的投入。

加强基础研究,首先是完善支持基础研究的体制机制。在新的科技计划体系当中,有三个重要的部分支持基础研究。第一是加强面上的研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支持科技工作者的自由探索。第二是聚焦重大需求,重点研发计划对面向未来的量子通讯、生命科学、干细胞、环境保护等方面基础研究进行重点支持。第三是在“全链条一体化”的设计中,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经济社会包括产业领域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时也统筹考虑基础研究。

其次是强化前瞻布局。对一些面向未来的探索,包括物质科学、中微子探索、引力波探索都要有一些部署,按照我们的国力给予相应的部署。

第三个是加强基础研究基地建设,包括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中心,以及各行业当中建立在企业的重点实验室。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基础研究人才的培养,千人计划、万人计划都加强了对青年人才的培养,包括我们国家科技计划当中专门有针对于35岁以下青年人的支持。同时我们也进行一些对比,跟美国、欧洲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全社会研发投入,特别是企业对于基础研究的投入还比较少。要想把这块提上去,就要促进企业创新能力提升。我们的企业正在逐步感受到他们原创能力的提升要依靠基础研究的投入。比如说华为,它去年投入到研发经费上大概400多亿,其中有近12%是投在基础研究上。我去年年初在访问俄罗斯的时候,看了华为和莫斯科大学共同建立的一个数学实验室,专门研究基础数学。企业越来越重视基础研究,就能更多地解决现实当中的一些问题,提高我们的原始创新能力。万钢强调,今年是“十三五”规划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我们将按照中央部署要求,主动担当,改革进取,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为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发展提供强大动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