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咸味酱和啤酒中含有的维生素B3可降低皮肤癌患病率达32%

26 3月 , 2020  

近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一项澳大利亚研究发现,咸味酱和啤酒中含有的维生素B3可降低皮肤癌患病率达32%。

周三,研究人员报道,一种便宜的维生素有助于降低常见皮肤癌高危人群中此类疾病的发生率。  在临床试验中,每天服用两片烟酰胺作为营养补充剂(一种维生素B3)的人比服用安慰剂药片者发生非黑素性皮肤癌的风险低23%。  该研究的负责人,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的皮肤病学教授迪奥纳·达米安(Diona
Damian)博士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它(烟酰胺)安全,价格极其低廉,且很容易买到。”该学会称这一发现可以立即付诸实践。  达米安博士说:“该研究结果可以直接进入临床。”不过,她也指出这种维生素只能用于皮肤癌高危人群,而不适用于所有人。  这项研究还在5月29日开始的芝加哥肿瘤学会年会上发表。与会的近5000项研究中的大部分研究摘要在5月13日晚些时候发布,其中的一些研究结果在该学会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得到了讨论。  从5月13日晚上起,投资者和华尔街分析师们就开始钻研这些文献摘要,以期从中寻找可能影响制药公司股票的信息。  另一项研究报道,在现有的两种药物——雷利米得(Revlimid,即来那度胺)和地塞米松——的基础上,添加使用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和艾伯维公司(AbbVie)开发的一种治疗复发性多发性骨髓瘤的实验性药物elotuzumab,可将癌症进展的风险降低约30%。  在仅接受现有两种药物的患者中,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即癌症恶化或患者死亡前的时间中位数)为14.9个月,相比之下,在加用了elotuzumab的患者中,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9.4个月。  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谈论公司将何时申请批准该药还为时过早。还有一项试验正在进行当中。  皮肤癌的预防研究主要侧重于非黑素性皮肤癌,特别是基底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这些都是美国最常见的癌症,据最近的研究估计,2006年,此类癌症在220万名美国患者中就达350万例。其中大部分都可以通过手术或其他技术治愈,只不过手术会留下疤痕,而且在某些情况下,癌症还会变得更加严重。  本文开篇介绍的研究纳入了386名在过去5年内曾发生至少2例上述皮肤癌的澳大利亚人。参与试验的患者在过去5年平均发生过8例癌症;其中一名患者甚至多达52例。  经过一定的统计学校正后,被随机分入维生素组的患者在研究的一年期间平均出现了1.77例新发癌症,较之安慰剂组的2.42例风险降低了23%。服用烟酰胺的患者中光化性角化病、有癌变风险的皮肤胼胝病例也较少。  达米安博士表示,一旦停止服用该维生素,它的效果似乎就会消失。她还说,烟酰胺不像另一种维生素B3——烟酸那样有头痛和潮红等副作用。  防晒是预防非黑素性皮肤癌的最有效方式。也可以使用与维生素A有关的维甲酸类药物,但它们可能导致出生缺陷和其它副作用。一些研究表明,阿司匹林和其它非甾体类抗炎药也有预防作用。  两位没有参与这项研究的专家——美国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皮肤癌研究所(Skin Cancer
Institute)的临床主任克拉拉·库列尔-莱万多夫斯基(Clara
Curiel-Lewandrowski)博士和药理学家史蒂文·斯特拉顿(Steven
Stratton)都表示,这些结果“很有趣,且可能有重大意义”,部分原因是烟酰胺的副作用比皮肤癌防治的替代药物要少。  他们在一封联名电子邮件中写道,无论如何,在服用该种维生素前,患者仍应该与自己的医生商量。  ANDREW
POLLACK2015年10月22日.本文最初发表于2015年5月14日。  翻译:任扶摇

维生素B3还能预防皮肤癌?

据报道,本次研究选取了380多名皮肤癌高风险患者,患者一天服用两次高剂量维生素B3。

烟酰胺是一种容易获得、价格便宜且安全性良好的药物。最近澳大利亚一项随机、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结果表明,维生素B3的这种酰胺形式,可以预防高风险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患者的新发肿瘤,能够降低基底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的发病率,并减少光化性角化病的损伤数目。江汉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肿瘤科曾辉

研究发现,患者非黑色素皮肤癌(系因长期日光曝晒损伤皮肤而引起的癌前期损害)的发病率出现下降。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每日口服烟酰胺能够降低高风险人群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和光化性角化病的发病率。

根据实验,患者大约需要一天消耗一公斤咸味酱,才可获得500毫克的维生素B3,至于需要喝多少升啤酒才可摄取此数量的维生素B3,目前计算尚未完成。

研究背景

研究显示,服用维生素可以降低15%日光性角化病癌变机率。

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是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之一,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数据,每年约有350万个肿瘤被诊断为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另外,在美国大约有5800万人被诊断为光化性角化病,这种疾病是一种癌前损伤。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和光化性角化病的发病率在世界范围内均呈上升趋势。

研究人员达米安博士(Dr Diona
Damian)称,这是第一个明确的证据,使用维生素与合理的防晒措施结合,可以降低皮肤癌患病率。维生素可帮助被太阳损坏的细胞恢复活力,增强皮肤细胞DNA的修复,保皮肤免疫系统免受紫外线辐射。

由于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和光化性角化病均主要由紫外光照射引起,防晒是预防这类疾病的主要措施。但是,由于使用防晒霜的顺应性较差,以及这类疾病的发病率日益升高,研究人员开始致力于研究药理性的干预措施。

澳大利亚是世界皮肤癌的高发国家,每年约有
50万澳大利亚人接受非黑色素瘤癌症治疗,
500多人因此病丧生。澳大利亚每年在治疗此病上开支超过5亿澳元。达米安博士因此称,让公众了解维生素B3可降低皮肤癌症病发率是重要的。

烟酰胺是维生素B3的一种酰胺形式,能够促进DNA的修复,并保护皮肤免疫系统不受UV照射的损伤。在一些临床前研究和早期临床试验中,烟酰胺显示出可以减轻UV引起的皮肤损伤,抑制光化性角化病的发展。受到这些研究结果的启发,研究人员开展了这项烟酰胺预防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的随机临床试验。

研究方案

研究人员于澳大利亚悉尼阿尔弗莱德和斯密特皇家王子医院招募了18岁及以上在过去5年间至少诊断出2处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的患者参与试验。在过去5年间被诊断为侵袭性黑色素瘤的患者被排除在外。共有386位患者被随机分组,半数患者接受每日两次500mg烟酰胺干预,半数患者接受安慰剂,共持续服药12个月。在开始服药后的18个月内,每3个月由皮肤病学家对皮肤癌的发生进行检查。主要研究终点为12个月内由病理检查确定的新发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的数目。次要研究终点为12个月干预期内新发基底细胞癌、鳞状细胞癌的发展以及光化性角化病的损伤计数,干预后6个月内新发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的数目以及烟酰胺的安全性。

研究结果

在12个月干预期内,安慰剂组共诊断出463个新发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烟酰胺组为336个。在这段时间内,烟酰胺组中每位患者的平均新发肿瘤数目显著低于安慰剂组,分别为1.8个和2.4个。若以研究中心和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病史进行校正,烟酰胺组新发肿瘤的发生率相比安慰剂组降低23%,未校正的发生率降低27%。烟酰胺组在用药12个月内每三个月检查点的肿瘤发生率显著低于安慰剂组。但是在烟酰胺停药后的6个月随访期间,烟酰胺的这种作用未能持续。

经校正后,烟酰胺组新发基底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的发生率相比安慰剂组分别降低20%和30%。在烟酰胺停药后的6个月随访期内,两个组之间两种细胞癌的发病率没有显著差异。

烟酰胺组中光化性角化病的病灶数目也有显著降低,每位患者的损伤数目相比安慰剂组减少3-5个。尽管研究参与者为高风险人群,仅有大约半数的患者在研究开始前的一周内使用了防晒霜,并且在研究期间,烟酰胺组患者使用防晒霜的比例低于安慰剂组。两组的不良反应类型或数目没有差异。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悉尼大学阿尔弗莱德和斯密特皇家王子医院教授DionaDamian说:“对于已经有一定数目皮肤癌的患者来说,我们相信烟酰胺应该作为他们癌症预防策略的一部分。患者应该服用烟酰胺,而非维生素B3的烟酸形式。烟酸会引起血管扩张方面的副作用如头痛、低血压和面部潮红。我们没有发现烟酰胺有这方面的副作用。”

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皮肤学系和转化分子病理学系副教授KennethTsai对患者人群提出了一些关切,他说:“患者在过去5年间所患非黑色素瘤性皮肤癌数目范围太大,所以药物效应可能会受到特定亚组的影响。另外这项研究没有包括一种主要的高风险人群:免疫缺陷患者。应该进行一项更大规模和更为持久的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并且加入一组经皮5-氟尿嘧啶或咪喹莫特软膏作为药效比较,还应加入免疫缺陷高风险人群参与研究。”

临床启示

在12个月研究期间,烟酰胺能够降低基底细胞癌、鳞状细胞癌和光化性角化病的发病率。在治疗的前3个月就已经可以观察到药物作用,但是在烟酰胺停用后的6个月内药效未能持续。由于烟酰胺具有良好的安全性,价格便宜,易获得,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干预措施可以很容易地转化为临床实践。Damian博士说:“对于高风险患者,我们建议服用烟酰胺作为一种化学预防措施,并继续防晒霜的使用和常规的皮肤检查。考虑将其应用于更广人群还需要在低风险患者中进行更多研究。我们的优点在于患者人群能够反应临床实际:我们的患者在30岁至90岁之间,许多患者有多种并存病,并且所有患者均有多个皮肤癌的病史。而我们研究主要的缺陷是干预和随访时间太短。未来研究将能够解释烟酰胺是否能在较长时间范围内持续其良好的预防效应。”

而Tsai博士说:“因为烟酰胺很安全,我目前还没有发现这个药物在能够负担得起烟酰胺的高风险患者中有什么劣势。但是我认为目前取得的结果尚不足以改变临床选择,当前的监测和预防措施依然是标准措施。肯定需要更长时间的研究来评价尚未预见到的安全性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