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人物

电价上涨将引发所有商品和服务涨价,资源补偿费是煤炭价格的1%

26 3月 , 2020  

乌克兰国家新闻社2月26日消息,经济学家安德烈•诺瓦克表示,电价上涨将引发所有商品和服务涨价,“任何能源价格上涨,特别是电价上涨将会引发商品和服务无一例外涨价的连锁反应。因为包括电力在内的能源都是所有商品和服务的生产成本组成。”每种食品的成本涨幅不同,“每件食品的涨价幅度取决于电力在生产成本中的比例。”

据《欧洲时报》报道,法国电力集团表示,6月1日起法国平均电价上涨5.9%。据悉,该决议和2月7日法国独立机构能源监管委员会的建议相符,但环保部长德鲁吉称,涨价是由于电力集团生产成本增加,并暗指和员工福利过高有关。据报道,电价上涨涉及到法国共计2500万户家庭,其计算方法非常复杂,主要同市场价格演变相关。法国能源监管委员会曾建议,电价从3月1日起增长5.9%,不过当时法国陷入“黄背心”危机,政府表示冬季暂不遵循委员会建议。此外,由于电力运输费用增加,8月份法国将迎来新的一轮涨价,但比率应该会控制在1%以下。电费不断增长,法国电力集团和政府分别给出不同的解释。法国电力集团总裁勒维指责政府对电力征税太高,甚至高于对不少化石燃料的征税率。环保部长德鲁吉则回应称,此次电费增加由法国电力集团生产成本增加导致。他说近几年来,法国电力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并指责集团员工福利以及核电站高额花费。德鲁吉的一番表态在法国引发涉及电力集团员工福利的争议。据悉,法国电力集团10万员工和退休人员享有不少优惠,比如只需支付10%的电费,且消费量不设上限。此外,员工结婚或生子都会获得补贴,金额平均为一个月工资。工会解释称,工人工资相对较低,因此会享有这些福利,并指责政府为了推卸电费上涨的责任不惜采取一切手段。法国电力集团总裁勒维承认应该限制福利政策,比如起码设立消费上限等。不过他提醒说,这些都需要跟环保部长达成协议后,才能正式实施。

在发电企业因电煤价格一路上涨处于大面积亏损之时,8月19日,利好消息再度释放,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自8月20日起,将全国电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提高2分钱,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不做调整,这是继今年6月19日后的第二次电价上调。
“电煤价格涨得多厉害,我们亏损就有多严重,”五大电力集团之一的华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现在电力企业这么困难,是到了必须提价的时候了”。
保障电力供应稳定成为共识
今年全国电力供应紧张,地区性电荒相继出现。特别是汶川地震进一步绷紧了中国电力供需平衡,以致四川省有401万千瓦发电装机短期无法恢复运行,煤矿受损产能1450万吨/年。在今年迎峰度夏期间(6-8月)四川全省出现电力缺口可达50万-100万千瓦,四川将由西电东送的基地逆转为电力供应最为紧张的地区之一。
“从数据看,5月中旬,全国直供电厂库存煤炭平均可用天数从3月初的14天下降到11天”
,8月13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召开的学术午餐会上,产业经济研究部王金照表示,“其中京津塘、河北、安徽、湖南、内蒙古东部五个地区煤炭储备低于七天的警戒线。”
以煤炭储量丰富的山东省为例,进入5月份以来,其供电形势持续恶化,特别是7月份以后,供电紧张的局面更为严重。7月29日,山东电网最大电力缺口达到1022万千瓦,接近全省电力需求的1/3,电网已经没有错峰移峰空间。而7月30日,发电机组最大不可用容量达到1570万千瓦,占统调装机容量的36.1%。
与此同时,电力上市公司财务报告显示,继一季度电力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71.5%后,二季度火电上市公司情况进一步恶化。大型电力公司中除国电电力外,华能国际、华电国际、国投电力、大唐发电,以及地方性公司中粤电力、上海电力、漳泽电力预亏,深能源、广州控股、建投能源均发布了业绩预亏或预减公告。
从电力企业看,华能集团年1-7月归属母公司净亏损人民币9.2亿元。该集团内部人士透露,1-7月,该集团累计完成发电量2172亿千瓦时,较上年同期增长21%。事实上,华能集团作为中国装机容量最大的发电企业,其成本管理和经济效益方面向来都是“五大”中最好的,现在华能集团的亏损显示出整个电力行业陷入困境。
在电煤价格不断上涨的压力下,今年上半年,四大电力集团亏损达70亿元左右,政策性亏损幅度超过了企业自身的消化能力,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电煤库存下降与此有直接关系。其中,中电投旗下漳泽电力、吉电股份、上海电力、XD九龙电上半年分别亏损约2.3亿元、2000万元、5.6亿元、2600万元,国电集团旗下长源电力亏损约2.1亿元,华能集团间接控制的内蒙华电约降50%以上,华能国际、华电国际和华电能源先后预亏,大唐发电净利约降70%以上。
8月10日,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央企业中的电力企业全部亏损。“亏损的原因是煤电价格扭曲,这个问题的解决取决于价格体制改革。”
“电力企业正在经历最为痛苦的时候。发电企业夹在中间最为难受。上游的煤炭价格一直疯涨,煤炭企业得到了实惠,下游电网企业,电价上调对它们是利好,只有中间的发电企业日子最为难受”,一位中电联专家表示。
如果电价矛盾长期得不到疏导,由于赢利预期下降以及资金紧张,电力投资将会受到影响,价格管制有可能引致新一轮的全面电力短缺。根据中电联统计,2008年全社会用电增长预计将保持在11%左右的水平上,全年电煤消耗量在16亿吨左右,比上年大约增长11.5%。下半年,中国将存在1500万千瓦左右的电力供应缺口。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部研究员丁宁宁看来,放开电价本身是错误的,有秩序的市场经济国家都会管制电价。政府管电价不等于不调节电价,政府应调节电价,而不是放开电价,这是国际惯例。“市场改革不等于什么都放开,有些是放不开的。美国、英国、和我国香港地区成立公开电价听证会,召集发电方、用电方和销售方,公开调节电价,使听证会有充分的代表性,充分的透明性。”
目前关于调价的方案有三种说法,其一,是电价不动,理由是通胀压力较大;其二,电价调整到位(电力行业呼声,涨5-6分/千瓦时);其三,财政补贴(每补贴1分/千瓦时,一年需要360亿)。
王金照所提的建议方案是:全国平均电价上调2.5分/千瓦时,其中发电环节涨1.5分/千瓦时,电网环节涨1分/千瓦时,实施峰谷电价,给予发达地区电价调整的灵活性。这样可以适当疏导资源环境成本上涨压力。
“发电环节涨1.5分/千瓦时,可以覆盖2007年煤炭价格上升和2008年煤价上升的一部分,解决企业亏损和电煤库存周转资金问题”,王金照说,“电网环节涨1分/千瓦时可以覆盖脱硫加价和节能调度的购电成本上升问题,保障已有节能减排政策落实到位。”
本次调整上网电价,旨在扭转火电公司亏损状况及解决全国各地出现的局部电荒问题,保障电力供应的稳定成为市场共识。
解“电荒”困局需理顺电价机制
“当前电力紧张不是因为电力装机容量不足,而主要反映在煤炭供应紧张上。”8月18日,在国家能源局举行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表示,近几年中国电力发展速度很快,煤炭供应相对而言不能满足电力发展的需要,钢铁等其他耗煤产业对煤炭的需求也在迅速增加。
据了解,今年3月份以来,全国市场煤炭价格快速上涨。4月底至6月末,秦皇岛地区主流动力煤品种的交易价格整体上涨幅度达300元/吨以上,发热量5500大卡/千克的煤炭价格达到920元/吨以上。
在王金照看来,煤价持续上升有四方面原因:其一,生产成本上升因素。因资源成本、环境成本、安全成本和煤矿转产成本等计入煤炭现行成本,使煤炭行业的生产成本明显提高。例如安全生产费由15元/吨提高到25元/吨,资源补偿费是煤炭价格的1%,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基金为25元/吨,人工和材料费用也上升了20%,关闭小煤矿(国有煤矿生产比重上升)导致煤炭生产成本呈结构性上升。其二,流通环节的垄断、不规范导致交易成本过高。运输公司除了代政府征收各种税费外,由于煤炭的销售必须途经运销公司,运销公司还额外加价。其三,国际煤炭价格大幅飙升和国内外煤炭市场的融合促使煤价持续上升。我国的煤炭供应越来越多的依靠国外动力煤的供应,尤其在东南沿海一带(2007年广东省的煤炭进口量占消耗量的20%),国际煤炭价格的影响向国内的传导能力明显增强。其四,电力价格管制阻断了价格信号的传递。电力用煤占煤炭消耗量的50%、增量的75%,但电力价格两年未调整,煤炭价格上升的信号难以有效向下传递,支撑了煤炭价格的上升。由于煤电价格倒挂,出现以电代煤的现象。
在张国宝看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并没有感觉电力短缺,华中地区的电力供应因煤炭供应运输受到影响。我国现在对煤炭价格是放开的,也就是说由市场来决定煤炭的价格,国家为此成立了“煤电油运协调领导小组”,通过增加煤炭的产量和供应、号召节约能源、管理电力需求等一系列的措施,改善煤炭供应较紧、价格上涨的状况。
据了解,早在1993年,我国煤炭价格放开,而电价仍是政府定价。业内人士认为,这实际上是“计划电”和“市场煤”的矛盾。从长远而言,只有理顺电价机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煤电倒挂引发的电厂亏损和“电荒”困局。
从短期看,能源等要素资源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确实增加了通胀压力。但从中长期看,理顺要素价格有利于遏制无效或低效的投资,遏制能源等要素资源的浪费型需求,从而对通胀具有遏制效应。推进能源等要素价格改革,理顺市场价格信号,将有效遏制高污染、高投入和低附加值出口企业的无效式、浪费式扩展。
业内人士认为,资源价格改革通过对浪费性资源需求的遏制,有利于舒缓国际大宗商品的供需紧张局面,将对能源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产生明显的下拉作用。
不会对CPI产生直接影响
近几年中国的能源消费快速增长,2007年能源消费量达到26.5亿吨标煤,给能源供应、交通和环境带来巨大压力,能源价格体系改革紧迫性已经凸显,与市场、与国际完全接轨的大方向毋庸置疑。但是,能源价格体系改革需慎之又慎。煤、电、油的价格不但互相关联,而且直接影响着民众的生活和社会稳定,更影响着经济能否平稳健康运行。
对于两个月内连续两次上调电价的现象,中国能源研究会秘书长鲍云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政府调控秉承了稳健的方针和微调的路线,中国能源价格改革的各个方面需要慢慢地、一步步地调整,进而达到与国际能源价格体系逐渐接轨。“如果一下子就接轨,就会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总体来看,这次电价调整对物价总水平的影响不大。这次居民生活用电价格没有调整,不会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产生直接影响。粮食价格变化对物价总水平影响至关重要。农业和化肥生产电价不调整,有利于稳定粮价,进而稳定农业生产、减缓物价总水平上涨的压力,工商企业用电价格调整后也对物价总水平影响有限。
奥运会后能源价格走向将由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的情况、国内外能源状况以及市场供求关系等因素决定。8月18日,高华证券针对中国电力企业发布了题为《或将有更多积极政策出台,行业可能变得更具吸引力》的研究报告,报告认为煤电困局不再仅仅是独立发电企业面临的问题,而是中国经济稳定增长面临的重要挑战。
电价的调整需要考虑对CPI和PPI的影响。7月份,我国CPI降至6.3%,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6.5%至6.6%。CPI的逐步下行,为政府放松价格管制提供了更多空间。
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研究部的测算,电价上调对物价冲击相对较小。将带动PPI上涨1%,CPI上涨0.5%。由于生活用电只占20%,工业和其他用电占80%,电价上调引致CPI的短期上涨在0.1%左右,剩下0.4%的上涨冲击大体需要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完全反映到CPI指数上。
从历史经验上看,2005年、2006年电价上调的幅度也是2.5分/千瓦时左右,均未引起CPI明显上升。2005年5月1日销售电价提高2.59分/千瓦时,调价之后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保持平稳并呈小幅下降趋势,消费价格指数由4月份的102.6下降到5月份的102.4、8月为102.1、10月为101.9、12月为101.8。2006年6月30日,销售电价提高2.5分/千瓦时,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保持平稳,6月-7月份消费价格指数分别为101.3、101.2,9月至11月均为101.3,12月为101.5。
如果销售电价也上调的话,会不会对PPI和CPI产生新的压力?安信证券首席行业分析师张龙表示,对PPI肯定是有影响的,但CPI方面,如果不调居民电价的话,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员张永军在接受和讯网采访时也表示,调整对CPI、PPI都会起到上推的作用,只是CPI受上网电价的影响是间接的。而且主导我国CPI走势的主要还是食品价格,由于目前食品价格还在回落,即使上网电价上调一点也会被食品价格走势抵消掉,未来两个月CPI应该还是呈回落的走势。
当通胀压力暂时得到缓解、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落之时,中国政府采取了调整电价方式,以推进资源要素价格改革步伐、为煤电解困提供了有利条件;如何利用这些条件,使中国经济保持长期稳定的发展,还需面对更多的挑战。(原松华)

专家在评论肉类涨价幅度时指出,禽肉制品是电力消费最高的肉类之一,“那里电力消费很高,电费将会提高,这将直接影响产品价格。”养禽者联盟经理卡尔边科表示,“如果根据乌国家能源和城市服务委员会的预测,年内电价提高15%-16%,那么每公斤禽肉将增长1-1.2格里夫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